瞿秋白的汉字拉丁化方案和世界语

    胡愈之于1949年写的题为《一个革命知识分子的模范》一文中曾谈到:“秋白是拉丁化北方话方案的最早创造者,他是拉丁化新文字运动的开山老祖。单就这—件事,就教中国人民永远不能忘掉他。”


    确实如此。瞿秋白为了使旧中国不识字和学汉字困难的广大民众学会用拼音文字来阅读和写作,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研究汉语的拉丁化,于1929年在苏联起草了《中国拉丁化的字母》,1930年在莫斯科出版。1931年他由苏联回到上海后又继续致力于汉语拉丁化拼音的完善工作,在近两年的时间中写了十余万字的《新中国文草案》的初稿和订正稿。订正稿于1932年12月编成,内容包括序言、字母表、读音表、拼音规则、书法大纲、文法规则、拼音表、以部首为序的汉字检音表等洋洋六七万言。可惜这个订正稿在旧中国—直未能出版,直到建国后才编入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53年出版的四册八卷版的《瞿秋白文集》第二卷内,而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起到重要作用和产生积极效果的是瞿秋白1929年起草的《中国拉丁化的字母》。这个草案经过中苏两国学者的研究讨论,由中国的吴玉章、林伯渠、萧三等人,在苏联语言学家罗果夫的协助下,制定了中国拉丁化新文字方案,用来在侨居苏联的华工中进行扫盲,效果良好。这个方案以后经中国世界语者和中国左翼世界语者联盟引进、宣传和推广,并得到鲁迅、蔡元培、陶行知等六百多社会知名人上的支持,形成了推广拉丁化新文字的运动。抗日战争时期,在上海和各地难民中用新文字扫盲,在新四军中以及延安、陕甘宁边区和其他解放区推广新文字,都得到很好的效果。20世纪30-40年代的新文字运动,同当时的救亡运动、抗日战争紧密结合,曾在全国各地乃至海外华侨中广泛开展,成为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群众性的文字改革运动,也是解放后文字改革运动的先导。

  


    瞿秋白早在20世纪20年代初就对世界语及其作用有了深刻的认识。他于1923年参加创办上海大学,先后担任教务长和社会学系主任,在此期间,他和当时也在上海大学执教的茅盾等人积极提倡世界语,并在校开办了世界语班。著名作家丁玲就在这个世界语班学习过。

  


    瞿秋白为使中国广大民众摆脱文盲状态继续潜心于拉丁化新文字的研究时,也没有忘记他早年曾经学习并推广的世界语。他在撰写《新中国文草案》长文时,多处深情地谈到世界语:

  


   “新中国文的字母采取世界语字母做大致的标准,而加以相当的变更。这使得中国接受外国文的字眼来得格外方便,读音和写法都可以和世界语差不多完全相同。所以新中国文也可以叫做Esperanto化的中国文。”


    在上面一段话的标题下和在《新中国文字母表.三字母的读音》的标题下采用了读音和形式与世界语完全相同的ĝ、ĉ、ŝ、ĵ这几个带符号的字母。  


    在《拼音规则.一七》的标题下写着:“凡是外国字眼,都可以直接用世界语的拼法而读音,依照新中国文的一般规则。不过,外国字眼里面,凡是两三个母音联在一起的时候,必须每一个母音单独的读出来,各自成为一个音节。”瞿秋白在这里所强调的正是世界语的一个母音一个音节的规则,避免和有些外语中把两个或多个母音读作一个音的情况相混。

  


    瞿秋白同志离开我们已经六十多个年头了,但他为中国革命、为中国进步文化事业包括世界语在内所花的心血和所作的奉献,都将永远铭记在广大人民的心中。

  


    1999年1月29日,为纪念瞿秋白同志诞生100周年,笔者和李士俊同志及北京市西区邮票公司、鲁迅博物馆、中国世界语之友会等单位联合策划、设计、印制了一枚题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翻译家、鲁迅挚友和世界语热情支持者瞿秋白诞生一百周年”的世界语集邮品,受到大家的欢迎,表达了中国世界语者对他的崇敬和怀念。 (秦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