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元培先生世界语活动纪事

    蔡元培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民主革命家和教育家,,他一生支持世界语,为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发展做了不懈努力,现在我们重温他在世界语运动中的种种言行,对今日我们的世界语运动依然很有指导意义,特辑录于后。


  一、在上海世界语学会演说词
   1912年,蔡元培先生46岁。他辞去国民政府教育总长后,到德国莱比锡大学研读世界史,当年冬天在《东方杂志》第9卷第5号上发表《在上海世界语学会演说词》,讲述语言之价值、国际通用语之必要、柴门霍夫氏所创世界语之适宜、中国人采用世界语为辅助语之利益、将来之希望和对该学会之希望,并报告本人与世界语的关系: "鄙人在德国时,见大学生所揭广告,有世界语学会,尝购其文法书而读之,为他种课程所限,未能卒业。既回国,于上海见孙仲董先生,知有贵会。在教育部时,不中有杨君曾诰者,善世界语,因属专门司诸君设一世界语传习所,而请杨君教授之。于所拟学校章程中,在外国语学校中,特设世界语一科;在师范学校,以世界语为随意科。"
  二、在欧美各国的世界语活动
   1921年3月2日,在法国巴黎考察的北大校长蔡元培访问法国世界语者射培尔。
   1921年8月6日,蔡元培应北洋政府教育部电请,到檀香山出席太平洋教育会议。会议期间,起草两项提案,提交太平洋教育会议讨论:
  (一)、《小学教育采用公共副语议》,建议"劝告与会诸国于小学中十岁以上的学生,均教授 Esperanto(世界语),并用此语翻译各国书籍。"
  (二)、《举行太平洋各国联合运动会议》。
  在巴黎期间,据周作人回忆,蔡元培曾经为他代买世界语书籍七八种,其中有世界语文选和波兰小说集等。


  三、在世界语联合大会致辞
  1922年12月22日,北京举行世界语联合大会,蔡元培在大会致辞,并发表在当日《晨报副镌》。主要观点有四个:
  (一) 我们有一种公用语的需要;
  (二) 我们所要求的是一种人造的公用语言;
  (三) 在各种人造的公用语言中,有选取Esperanto的要求;
  (四) 中国有首先普及Esperanto的要求。
  要补充的是,在1923年8月,北京创办了世界语专门学校,蔡元培被推选为校长。在他出国期间,由谭熙鸿代理校长职务。
  还有安排著名盲诗人爱罗先珂在北大教授世界语,月薪200元,享受教授同等待遇,他还亲自为爱罗先珂演讲找翻译,而且不少是名人,如:鲁迅、胡适、周作人等等,这些都是1922年的事情,请知情人另外撰文介绍。

四、在广州的演说

    1931年10月,蔡元培先生由南京到达广州,受到该市世界语者的热烈欢迎,他们在太平支店设宴招待蔡元培先生。席间,他发表了《我为什么提倡世界语》的演说,对世界语的热情不减当年。他说,现在整个人类都“以世界大同为其最终目标”,“但是,世界上的语言那么繁多,那么复杂,人与人之间情感既不能相通,不能互相了解、互相协助,何有大同之可言?故语言复杂实为世界大同之最大障碍,欲解除这个障碍,则惟有大家采用一种公用的语言,这便是我们提倡世界语的第一个理由。”“中国人口占全人类四分之一,假如我们个个都用世界语,世界语便不难遍及全球,世界语言便不难统一,人类间便减少了许多误会。世界大同便易于实现”。他勉励大家继续努力,为世界语在中国推广作出贡献。

(原文作者 胡国鹏,此次发表经侯志平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