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川英子:中日两国人民的好女儿

    今年(2012年)是绿川英子诞生一百周年,也是她逝世65周年。我们用什么来纪念她呢?记得20多年前我们的老会长叶籁士同志一次曾对我说:中国世界语运动失去了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绿川英子;一个是许寿真同志。要是他们还活着,一定会为世界语运动和中日友好做很多事情。作为熟悉中国世界语运动历史的我,自然也为他们的英年早逝而感到惋惜。

    绿川英子是日本世界语作家,著名的国际主义战士,也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好女儿。她从1937年来到中国,1947年在中国佳木斯去世,始终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坚持抗战,支持中国革命,为新中国的诞生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生命。

    绿川英子,本名长谷川照子,世界语名Verda Majo,意为“绿色的五月”。1912年3月出生于日本山梨县一个土木工程师的家庭,1929年中学毕业后,考进了奈良女子高等师范学校。1932年学习世界语,并参加日本无产阶级联盟京都支部的活动。同时经常参加当地的左翼工会和文化团体的活动。由于这些活动她曾被反动当局逮捕,并被开除学籍。1936年春,在一次世界语活动中她结识了在东京的中国留日学生刘仁,由于他们都追求进步,由相爱到结婚。当时日本加紧了对中国的侵略步伐和对留学生的迫害,许多留学生纷纷回国。1937年1月,刘仁先期回到上海,4月,绿川英子在世界语者的帮助下秘密离开日本,来到上海,并同上海的世界语者取得了联系,经常参加他们的一些活动,包括反对日本侵略中国的游行示威活动。“八•一三”战争爆发后,她亲眼目击了日军在上海的种种暴行,为《中国怒吼》杂志写了一篇《爱与憎》的文章,她写道:“我爱日本,因为它是我的祖国,在那儿生活着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和亲戚朋友——对他们我有着无限亲切的怀念。我爱中国,因为它是我的新家乡,这儿在我的周围有着许多善良和勤劳的同志。我憎恨正在屠杀中国人民的日本军阀。作为一个世界语者和爱好世界文化的我,我愿保卫中国的文化,不为日本强盗所掠夺。同时我是一个女性,人类一份子,也本能地希望和平。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加入中国的军队,因为他们是为着民族的自由独立而战,不是反对日本人民,而是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者而战,并且他们的胜利也将预示着东方光明的未来。我对日本的弟兄们大声疾呼地呈请:‘不要白流掉你们的鲜血,你们的敌人不是在隔海的这里.’”

    上海失陷后,绿川英子在郭沫若、叶籁士同志的帮助下,绕道香港、广州,来到武汉,参加了中国电台对日播音。她全力以赴地向世界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报道中国人民抗日斗争的英雄事迹。为此,日本东京一家报纸恶毒咒骂绿川英子是“娇声卖国贼”,她在日本的亲属也受到株连。面对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责骂,绿川说:“谁愿意叫我卖国贼,就让他去叫吧!我对此无所畏惧。我甚至为我是那些不仅侵略别人国土,而且肆无忌惮地为无辜也无助的难民们制造人间地狱的人们的同胞而感到羞耻。”

    武汉失守后,绿川英子来到重庆,在郭沫若领导的“抗敌文化工作委员会”工作。此时她的名字已经为国统区和解放区的人民所熟悉。1941年7月27日,在重庆文化界人士纪念郭沫若回国4周年的会上,绿川英子见到了周恩来同志。周恩来笑着对她说:“日本军国主义把你称为‘娇声卖国贼’,其实你是日本人民忠实的好女儿,真正的爱国主义者。”绿川英子听了很激动,她说:“这对我是最大的鼓励,也是对我微不足道的工作的最高酬答。我愿做中日两国人民忠实的女儿。” 郭沫若还为她题词鼓励:“茫茫四野弥黮暗,历历群星丽九天。映雪终嫌光太远,照书还喜一灯妍。”

    绿川在重庆工作期间除了做好对敌广播外,还为《新华日报》、《中国报导》等报刊写了许多文章,她在《中国的胜利是全亚洲明天的关键》中写道:“同志们,幸而我是个世界语者。。。。。因为多亏这个,我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革命战斗中找到了自己小小的岗位。现在我们应最有效地把我们的语言当作国际武器。‘为中国的解放而用世界语!’这无论如何也不是写在纸上的漂亮词句。。。。。我感到很高兴,因为我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绿川受党组织的派遣秘密来到东北解放区,在佳木斯东北行政委员会聘请她和刘仁为“东北社会调查研究所研究员”。

    1947年1月14日,绿川英子由于人工流产手术感染,不幸在佳木斯逝世,年仅35岁。3个月后,她的丈夫刘仁也因病逝世。佳木斯的党组织和人民群众,为了纪念英勇的国际主义战士,把绿川英子夫妇安葬在佳木斯烈士公墓里。

    世界语界失去了一位很有才华的世界语作家,中国失去了了一位可靠的朋友,让我们感到无限的惋惜和悲痛,但中国世界语者将永远记住她的英名!中日两国世界语者应当通过世界语多做世代友好的工作,这才是对绿川英子的最好纪念。(侯志平) 



中国留日学生刘仁与日本世界语者绿川英子,两人后来成为夫妻

绿川英子在中国加入日本人组织的反战同盟,他们决心用实际行动履行自己的国际主义义务

绿川英子在重庆主要从事对日广播工作,被日本军国主义者骂为“娇声卖国贼”

郭沫若还为绿川英子题诗纪念

佳木斯市政府为绿川英子夫妇修建的合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