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时代的国际语言问题

作者:于涛

    人类面临着诸多问题,大国有大国的问题,小国有小国的苦恼,全球共同的难题也不少,比如核战威胁、资源短缺、气候变化,“9.11”后国际社会更加关注的恐怖主义袭击,还有正在经历的国际金融危机等等,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地球村”这个大家庭,需要人们共同关注的话题不少,本文所讨论的,是全球化时代的国际语言问题。

一、语言存在问题

    我们使用的语言有什么问题?

    也许我们平时都不太注意这个话题,或者没有仔细去想过语言上会有什么争议,下面举两个例子,分析一下。

    例一:1996年9月1日,我国外交部新闻发布会停止提供翻译。这立刻在国际世界语界引起积极反响,当时的国际世界语协会主席、韩国经济学家李种永先生(曾获我国政府颁发的“友谊奖”)表示支持,称这表明中国政府对建立国际语言新秩序的积极态度。

    我国国内舆论对此也表示支持,认为可以对提高中文地位、弘扬中华文化发挥积极作用。外国记者、驻华使团总体上对我国这一决定表示尊重和理解。一些会中文的外国记者开始在新闻发布会上用中文提问。

    但是,这一举措也遇到了不少困难和不解,甚至出现参加发布会记者减少、发言人讲话被误解的现象。所以,从提高发布会影响力和传播效果考虑,到1997年,外交部新闻发布会又开始提供同声传译。

    例二:中央电视台“高端访问”节目采访意大利总理罗马诺·普罗迪(Romano Prodi),主持人水均益在节目中用英语提问,电视上出现中文字幕。普罗迪用意大利语回答,配中文翻译声。

    这真是很可笑的一件事。

    堂堂的国家电视台主持人和一国总理同样,都有代表国家的义务,为何我们这位小水总是炫耀英文?

    后来,我又看到他用英语采访巴西总统卢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卢拉用葡萄牙语回答。“高端访问”中的小水又重演了采访意大利总理的一幕。

    在这一点上,小水没有体现国家电视台主持人的水准和尊严,中央电视台也没有把自己当作国家电视台。

    这两个例子说明,我们在维护母语尊严、保护语言权利方面存在困难和误区。

    在国际上,语言问题也不时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上任之初曾几次受到法国记者责问,要求他提高法语水平、用法语回答问题。这是法国记者用特殊方式在维护法语权利,对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存在的英语霸权表示不满。

    2007年5月16日,第61届联合国大会以协商一致的方式通过一项决议,宣布2008年为国际语言年,希望以此促进世界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增进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

    决议强调,联合国的6种官方语言阿拉伯语、汉语、英语、法语、俄语和西班牙语都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必须在联合国的信息发布过程中得到恰当的使用,以便消除英语和其他5种官方语言在使用程度上的差异。

    决议还要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确保这6种语言的服务部门均受到同等的重视,都能得到同样有利的工作条件和资源。决议同时还要求潘基文采取优先措施,将过去所有的重要文件用6种语言发布到联合国网站上。

    这表明,一个曾经大家熟视无睹、司空见惯的问题终于被重视起来,那就是英语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的强势。联合国有6种官方语言,其中包括我们的母语中文,但长期以来,英语使用远远多于其他5种语言,在联合国里的非正式场合,英语更是几乎成为惟一的沟通语言。

    语言存在问题。而且,在语言平等上,在保护语言权利上,问题还不少,同时,语言问题还会影响到其他领域。

    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赵启正曾在全国“两会”上讲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和传播日益改观,但文化严重逆差的状况尚未根本改变,存在"文化赤字"。以图书为例,多年来中国图书进出口贸易大约是10:1的逆差,出口的图书主要是到一些亚洲国家和中国的港澳台地区,面对欧美的逆差则达100:1以上。在语言文化方面,中国和西方的交流也处于严重逆差状态。美国高中只有大约2.4万人学中文,美国3000多所大学,只有800所开设了汉语课程。英国财政大臣2003年来中国时说,英国在继续进口越来越多的家电、服装和其他东西的同时可以用出口一样东西来平衡,这就是英语。英语教学作为一项出口,它的价值在五年里已经从65亿英镑增加到了103亿英镑,大约占GDP的1%。

    赵启正认为,一种语言形成霸权后,就意味着这种语言的国家和民族将很容易拥有信息霸权和文化霸权,并会影响政治话语权。

二、语言至关重要

    这句话是有根据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Koichiro Matsuura)先生为“2008 国际语言年”活动的致辞就以此为标题。他在致辞中表示:

    语言,至关重要!

        2008 年已被联合国大会宣布为“国际语言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该活动的协调者,应该义无反顾地发挥带头作用。

本组织非常清楚地意识到,在人类未来几十年将要面临的诸多挑战面前,语言是至关重要的。

    因为,语言对促进群体和个体的自我认同并推动他们之间的和平共处,是必不可少的。语言是推动可持续发展和协调总体与局部之间关系的关键因素。

他在致辞中还指出:

    作为社会一体化的重要手段,语言在消除赤贫和饥饿方面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作为扫盲、获取知识和技能的支柱,语言对实现普及初等教育目标不可或缺;为了动员相关民众开展防治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疟疾和其它疾病的斗争,必须使用他们的语言;旨在实现可持续环境管理的地方性及本土性知识和实践的保护,也是与地方性及本土性语言密切相连的。

    此外,正如《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2001 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宣言》(2003 年)和《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宣言》(2005 年)所指出的那样,文化多样性也与语言多样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然而,再经过几代人,世界上7,000 多种口头语言中,将有50%可能已经消失。目前在学校和电脑空间使用的语言还不到其中的四分之一,并且大部分仅仅作为点缀。尽管各地人民熟练掌握着作为日常表达手段的数千种语言,但是,这些语言在教育系统、传媒、出版界和公共领域却常常无影无踪。

    他呼吁:“必须采取紧急行动。推动并制定语言政策,使每个语言群体都能够尽量广泛经常地使用其第一语言或母语 —— 包括在教学活动中使用,并掌握一种民族语言或地区语言以及一种国际语言。还应鼓励使用主流语言的人们去掌握另一种民族语言或地区语言以及一种或两种国际语言。只有实现语言多元化,才会使每种语言都能在我们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上找到自身的位置。”

通过总干事致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请“各国政府、联合国各机构、民间社会的各种组织、各教育机构、各专业协会和所有其它有关方面,积极开展活动,促进在个体生活和集体生活的各种场合对各种语言特别是濒危语言的尊重、弘扬和保护。”

    总干事明确地提出:重要的是在世界各地宣扬这样的理念:“语言,至关重要!”

    我之所以大段引用这份文件,是想说明,语言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重要议题,尽管与政治、军事、经济等议题相比位置还比较靠后,但已不容忽视,而且语言问题会影响到政治、经济、文化等其他议题。

三、全球化时代呼唤双语政策

    全球化时代,人际沟通更加频繁,语言问题更加凸显。在越来越多的国际交往中,人们接触到更多不同文化,同时也更多发现自身文化的价值,于是,一方面是国际交往需要翻译、需要国际语言,另一方面,全球化时代更需要保护言和文化的多样性,维护每个人讲母语的权利。

而现行的国际语言政策模式,则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

    在讨论关于“2008国际语言年”和“使用多种语文”的决议时,联合国大会审议了秘书长报告。这份报告表达了对笔译和口译人员培训的关注,认为“资源不足仍是使用多种语文的最大障碍”。这种资源,包括投入的资金,也包括可以参与翻译工作的合格人力资源。

    在欧盟一体化的进程中,欧元的成功增添了人们的信心,但欧盟工作语言数量不断增加又促使人们思考统一欧洲语言的问题。

欧洲联盟翻译总司司长卡尔-约翰•略逻思(Karl-Johan LÖNNROTH)在出席2008年8月在中国上海举行的第18届世界翻译大会时谈到:“欧盟翻译总司是整个欧洲委员会最大的一个司,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共翻译服务部门。一共有2500名职工,每年为欧洲联盟的企业、公民和欧盟成员国翻译200万页资料。我们的工作涉及23种语言。50年以前——欧盟刚刚成立——我们只使用4种语言,只有24个人做翻译。现在差不多是以前100倍。”

    他还介绍:“欧盟的政策是使用多种语言,23种语言意味着506种语言组合,这是非常复杂的。我们通过很多项目来发展语言产业,例如过去20到30年里,我们在翻译机器上投资了大概6千万欧元也就是6亿人民币。”

    他作为欧盟翻译总司的司长,很愿意看到自己的部门队伍壮大、预算增加、作用越来越大,但他没有讲到的是,这也增加了欧盟纳税人的负担。据报道,2003年欧盟的文件翻译总量高达148万页之多。整个欧盟当时一年用在翻译方面的支出达到5.5亿欧元,约占全部行政管理预算的一半左右。

    而且,随着欧盟国家数量的增加,工作语言还在不断增加。一个成功创造了欧元的大洲为什么不能再创造一种统一的欧洲语言呢?如果采用双语政策,所有欧盟国家只需培养母语-统一语言之间的翻译人才就可以,欧盟翻译语言组合的数量也将大幅度减低。

    如果我们将眼光扩展到全世界,全球化的时代,的确需要双语政策 —— 即每个人只需掌握母语和国际语,就可以实现无障碍的沟通。例如,联合国,无论是英语的强势还是局限于6种语言之内的平等,都是对其他上百种各国官方语言的歧视,如果提倡在民族语之外用国际语进行国际交流,就可以有效解决这个问题。

四、国际语是理想的解决办法

    也许有人会问,英语如此普及,已经是国际通用语了,大家都用英语不就可以了吗?

    回答是否定的,正如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意大利里拉都没有成为欧元一样,任何一种民族语 —— 不论它如何强势、适用范围如何广泛 —— 都没有资格成为国际语。

          1922年1月,胡愈之(中国世界语先驱、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会长)发表了《国际语的理想与现实》 一文,谈到“国际语决不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东西。” “近代人发明了机械以节减劳力,发明了铁道轮船以缩短旅程,独对于语言的虚费,却不曾想过一个救济的方法。国际语的理想就是应这一类的需要而发生的。换句话说:国际语是现代生活所必需的一种工具,是节约时间和效率的一种新发明的机器。”

    胡愈之在80多年前的这篇文章中就已指出:“如果用任何一种强国的国语当作国际语,那个国家便得在世界文化上占较优的位置,在目前国家主义未消灭的时候,这样的事情是别的国家所不能容忍的。”

    在国际通用语的探索中,人类曾创造了上千种方案,其中,诞生于1887年的世界语(Esperanto),以实现平等沟通和人类和平为最终目标,在其120多年的历史中不断实践着和谐的理想。在全球化时代,世界语越来越显示出其独特的作用。

    首先,世界语有助于消除语言霸权主义。英语在全球的泛滥导致了国际传播中的语言不平等,众多母语不是英语的人们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精力、财力去学习别人的母语。从理论上讲,任何民族语都不能承担国际语的作用。世界语作为一种中立的语言,在保留民族语的前提下,如果成为所有人的第二语言,将是理想的国际语。

    其次,世界语有助于保持语言文化多样性。在英语等少数语言的强势面前,许多民族的语言和文化都受到英语的威胁。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就像生物物种的多样性一样,是和谐世界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联合国成立60周年首脑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努力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的重要讲话指出,文明多样性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特征,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动力。应该维护文明的多样性,协力构建各种文明兼容并蓄的和谐世界。世界语并不威胁任何民族语,而是在各种文明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促进交流和理解。

    第三,世界语有助于实现和平、和睦、和谐。世界语不仅仅是一种语言,它还包涵着和平友好、相互理解、平等交流的理想。正如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许嘉璐所指出的,对于世界语而言,“和谐”是题中应有之义。作为一种有着顽强生命力和特殊魅力的桥梁语言,世界语仍在成长,它可以为构建和谐世界作出自己的贡献。   

    当然,世界语目前还是在发展的初级阶段,还是萌芽、是理想,世界语的推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需要面对很多的抵触和不解。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理想还距离遥远,就轻言放弃。

    人们曾经梦想像鸟一样飞翔;100多年前,奥林匹克还只是理想;60多年前,一个独立自主的新中国也曾是人们的理想…… 如今这些理想都已成为现实。

    现在,世界和平、人类平等、持续发展也是面临诸多困境的理想,但我们何曾放弃过追求?

    针对少数对世界语的怀疑态度和国际社会语言不平等的现状,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会长陈昊苏在2009年4月曾写下这样的诗句:

参与和坚守

并不是所有的蓝图都能变成建筑

并不是所有的建筑都能引人注目

并不是所有的创意都能变成运动

并不是所有的运动都能体现进步

蓝图要富于想象才能博得赞誉

建筑要拥有气势才能视现今古

创意要付诸实行才能展示力量

运动要赢得群众才能步入坦途

第一书的蓝图因为远见而进入历史

世界语的建筑因为特色而无愧时代

绿星的创意因为理想而光芒四射

希望的运动因为实践而拥有未来

不要武断地说世界语没有根

欧洲古老的文化就是她茁壮的根

不要轻率地说世界语不会成功

世界广泛的参与就是她伟大的成功

她的根扎向亚非美澳各大洲

全世界都成为希望的沃土

她的运动坚守了一百二十年

全人类都感受希望的鼓舞

敬仰创意的前辈柴门霍夫

在严酷的时代披荆斩棘开山辟路

召唤运动的后来人世界语者

在希望的世纪参与坚守义无反顾

    在目前的国际议程设置中,语言问题还不是最迫切的,但全球化时代,国际语言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这值得我们思考和关注。正如陈昊苏会长所说,有了参与和坚守,人类就有了解决语言问题的希望。